1. <form id='326969'></form>
        <bdo id='035239'><sup id='600865'><div id='979897'><bdo id='914884'></bdo></div></sup></bdo>

          • 来源:中国新闻网
          • 超级系统 小说:又名绵竹站长网:做百度优化这些基础知识你一定要知道

            时间:

            点击连接注册联系客服领取彩金 点击领取

            商务部:促增量稳存量 实现全年稳外资目标|||||||

              在近日召开的2020年全国外资工作会议暨应对疫情稳外资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上,记者获悉,接下来,商务部将加大各项稳外资政策落实力度,推动外资企业复工复产,提升投资便利度,优化外商投资环境,以促增量、稳存量并举实现全年稳外资目标任务。

              商务部副部长兼国际贸易谈判副代表王受文指出,我国经济长期向好的基本发展趋势没有变,超大市场规模的强大磁吸力没有变,在产业配套、人力资源、基础设施及投资环境等方面的综合竞争优势没有变,外商长期在华投资经营的信心没有变,要切实增强做好全年稳外资工作的决心和信心。

              他表示,接下来,坚持促增量、稳存量并举,做好招商、安商、稳商工作,增强外商长期投资经营的信心,切实做好全年稳外资工作。

              对于具体举措,王受文介绍,要突出重点,狠抓落实,为存量外资企业提供更好的服务,加快推动外资企业复工复产;加大各项稳外资政策落实力度,确保内外资企业平等享受各项助企纾困政策;实施信息报告制度提升投资便利度,提升投资促进和招商引资水平,推动各类开放平台建设,持续优化外商投资环境。(记者王文博)

            台媒炒作捷克"重量级人物"访台 捷克泼"官方冷水"|||||||

            (原标题:台媒正炒作捷克“重量级人物访台”,捷克政府泼来“官方冷水”)

            捷克参议院议长维特齐日前称将赴台湾后,捷克参议员德拉霍斯昨日(10日)也称将在10月前往台湾。岛内有媒体对此大肆炒作“无惧大陆打压”、“重量级人物访台”云云,台外事部门此前还高调宣称“诚挚欢迎”。而捷克政府的态度恐怕要令岛内一些人“失望”了。

            台湾“中时电子报”11日援引外媒报道称,对于维特齐赴台,捷克总统府发言人奥夫恰切克表示,维特齐“访问”台湾,如同出访乌克兰东部分离地区顿涅茨克。捷克外交部长佩特日切克也在捷克电视台上表示,“在尊重一中原则下,建议议长不要访台”。

            据媒体此前报道,维特齐在捷克当地时间9日宣布将“出访”台湾。岛内绿媒《自由时报》称,在捷克政治结构中,参议院议长的地位仅次于总统,此次访问将是捷克历来访台最高层级的政府官员。《自由时报》还对此兴奋宣称,维特齐“不顾大陆反对”;台湾“中央社”则称“无惧大陆打压”。

            10日,曾以曾以独立参选人身份参选捷克总统的德拉霍斯在参议院举行的记者会上称,接受台湾学界邀请,将在10月21日出发前往台湾。“中央社”宣称,“这是继维特齐后,第2位计划‘访台’的捷克‘重量级人物’”。

            有台湾网民对此担忧表示:“是要跟台湾推销啥?”“恐怕又搞钱来了!”“又要浪费纳税人多少钱?”有网民感叹,“老百姓的纳税钱在淌血了”。还有网民怒斥,民进党当局用台湾民众血汗钱换政治利益,真是可恶!而对于“中央社”所谓的“重量级人物”,有岛内网民则质疑,“前总统候选人?议长?无关紧要的人,民进党是给了多少钱?”详戳↓↓↓全文:

            台媒炒作捷克重量级人物访台 捷克泼官方冷水

            台媒炒作捷克重量级人物访台 捷克泼官方冷水

            台媒炒作捷克重量级人物访台 捷克泼官方冷水

            台媒炒作捷克重量级人物访台 捷克泼官方冷水

            相关推荐 捷克参议院主席称将赴台访问,中国驻捷克使馆发言人发表谈话 不听劝?捷克现任议长执意要访台 台外事部门忙迎合 史建磊 本文来源:环球网 责任编辑:史建磊_NBJ11331

            4月8日零时,武汉"解封"现场的三个故事 |||||||

            (原标题:4月8日零时,武汉“解封”现场的三个故事)

            4月8日零点,武汉正式解除离汉通道管控,第一辆小客车驶出“武汉西”高速路口。澎湃新闻记者 孙湛 图

             “武汉西”三个醒目的红光大字,在漆黑的夜色背景下,极为耀眼。

            这是距武汉市中心30公里左右的京港澳高速“武汉西”收费站,也被称为武汉的西大门。

            被封禁了76天后,武汉的“解封”仪式就在这里举行。

            4月8日0点,湖北省交通厅厅长朱汉桥对着话筒宣布,“解封离汉高速通道,有序恢复对外交通”,在场工作人员挪开卡口栅栏,车辆鱼贯而出。

            这一刻,武汉和这个世界又联通了,很多人和这个世界也重新联通,流动开始了。

            出城人:“待太久了,觉也睡够了”

            距离4月8日零点还差2小时,王彩霞就驱车赶到了“武汉西”高速收费站。她算是第一辆车,随即被记者团团围住采访。

            王彩霞个头不高,身穿薄薄的紧身运动装,颇为干练。对着围成扇形的话筒和记者,她把自己的故事讲了一遍又一遍,一个又一个细节,全程笑着,没有任何厌烦。

            她说,行李早就收拾好装车了,就先过来看看,如果不能出去就打道回府。为何不等到白天时候再过来?“待太久了,觉也睡够了。”

            4月7日深夜,王彩霞在接受采访。澎湃新闻记者 孙湛 图

            王彩霞是湖北监理人,一直在海南工作。春节前两三个月,因为家人生病在武汉住院,她也临时租住在武汉。

            她注意到了医院里的人日渐增多,但在海南工作的她,猜想可能是因为湖北天气冷,看病的人比其他时间多。直到新闻上说了新冠肺炎“人传人”,然后接着武汉宣布“封城”,她才觉得情况“非常严重”。

            她本打算大年三十回家过年,但此前一天,武汉宣布了“封城”。

            她说,听到“封城”,有些失望,只能在武汉简单做一些菜过年,和家里人再通通视频,“尽量让我们不要出门,呆在家里。”

            但她需要去医院照顾生病的家人,“全副武装,心里都是吊着。”口罩是老早就被提醒要戴,防护服则是从超市买了雨衣来替代。

            王彩霞说,“封城”后最大的不变就是买菜。“因为病人需要新鲜食材,很多地方买不到。”因此,疫情期间她最大的感动,就是社区里开始给她们这些滞留人员送菜。

            她一度以为,武汉“不用关闭太久”,最后不料困居武汉两个多月。

            出城这一晚,她被记者围采了将近2个小时。通道栅栏被挪开那一刻,一辆黑色奥迪车反而第一个冲出城。车里男乘客很激动,举起手臂狂喊“武汉加油”。

            进城人:“进来还能出得去吗?”

            通道开启后,出城车辆络绎不绝,进城车辆寥寥无几。

            一辆日产轩逸缓缓停在了收费站进城口的岗亭边,收费站工作人员韦皓月摆手示意可直接通过。

            驾驶员是个中年男子,他打开车窗问,“进来还能出得去吗?”得到肯定的答案后,他才提速进入武汉。

            他叫付远军,从荆州江陵开了将近四个小时过来,是为了给一位叔叔到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取药,且必须于8日下午2点前送回。

            他的这位叔叔患肝癌,之前在同济医院做了手术,目前还在荆州某医院化疗,药物“都是进口的,只有武汉有。”

            来之前,他打听了进出武汉的各种政策和要求,也做好了准备:实在不行,就让堂弟把药送到高速口交接,他不进城。

            虽然也知道武汉4月8日解封的消息,但他还有些怀疑,“问一下工作人员安心。”。

            问及听到可以出城时的心情,他说“心情相当愉快、相当高兴,放下了顾虑、包袱。”

            遗憾的是,堂弟错过了拿药时间,只能等到8日白天再去取。付远军决定当晚睡在车里,“自己住车里安全,对别人也好、对自己也好,尽量不打扰别人。”

            他说,自己之前在江陵做志愿者,劝导居民少出门、不聚集、戴口罩,也一直关注着疫情。看到数字降为0,各个地方陆续解封,“我当然很高兴,我们湖北人很高兴,把疫情战胜了很高兴。”

            谈到任何感想,付远军都用“高兴”一词,至多“那是相当高兴”。他说自己不太会表达。

            电话采访临末,澎湃新闻记者和他道别并祝保重,他操着浓重的口音说,“你们也辛苦,把我们武汉、湖北的情况告诉全国。”

            守卡人:“免费不免服务”

            离汉通道开启的那一刻,韦皓月正坐在一个“武汉西”收费站的一个岗亭里。她返岗才一个星期。

            湖北省交通厅京港澳高速“武汉西”管理所一共79个人,平时实行轮班。

            1月19日,韦皓月上完班后回到襄阳家里,1月23日下午四点是她的上班时间。本来提前买好了火车票,但当天一早醒来,发现武汉封城、自己的火车票也自动被退了。

            “武汉西”管理所里像韦皓月这样因为武汉封城而被滞留在外地的人,大概有三分之一。还有一部分人则被留在了武汉城内,其余的人就住在了管理所的宿舍。为了安全,他们彼此也都禁止流动。

            留在管理所的工作人员要继续在收费站上班,“免费不免服务”,他们需要对收费站的各种设施消毒,在地上铺沙袋再喷84消毒液,便于清洁车辆轮胎;根据进出城的物资车辆、救援办公车辆的数量,调整开放车道的数量。有时候,还配合来此卡点检查的警察进行测温、登记信息等。

            至于滞留在家的收费站工作人员,单位发出号召,倡议他们到各自所在地从事志愿工作,比如工作人员程女士去了自己所在社区,帮忙测体温、送菜等。

            韦皓月也在襄阳老家做起了志愿工作,直到湖北其他地州通道全部开放后,她于4月1日返回“武汉西”收费站上班。

            4月8日凌晨,韦皓月坐在岗亭里,大部分时间注视着车辆流动,偶尔为咨询司机提供解答服务。

            此刻,出城的车辆在漆黑的夜色里,将高速点亮成一条明晃晃的长带,伸向远方。

            延伸阅读 解除湖北人员进京限制后 北京要求防止地域歧视 北京解除湖北进京限制 返京人员不再实行14天观察 中疾控副主任:武汉社区防控可恢复到疫情前状态 马小慧 本文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彭渝 责任编辑:马小慧_NA3526

            1.定了!中国将首次完全以网络形式举办广交会|||||||

            (原标题:定了!中国将首次完全以网络形式举办广交会)

            7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第127届广交会于6月中下旬在网上举办。这将是中国历史最为悠久的贸易盛会首次完全以网络形式举办,实现中外客商足不出户下订单、做生意。

            当前,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形势严峻。会议决定,广邀海内外客商在线展示产品,运用先进信息技术,提供全天候网上推介、供采对接、在线洽谈等服务,打造优质特色商品的线上外贸平台。

            “举办‘网上广交会’,是特殊条件、特殊背景下的全新尝试。”对外经贸大学国际经济研究院副院长庄芮说,一方面,中外客商有强烈的需求和诉求,继续借助广交会这个国际公认的重要贸易平台做生意;另一方面,中国数字经济的发展,使得我们有条件举办“网上广交会”。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张燕生认为,举办“网上广交会”,可以让贸易不受展台、谈判室、酒店等因素限制,更重要的是,过去贸易走的是量,未来要更加精耕细作。“‘网上广交会’恰好可以提供这样一次机会,让云计算、大数据、工业物联网等在实践中更好推动贸易高质量发展。”

            疫情之下,如何稳住外贸外资基本盘?当天的会议还推出几项重磅举措,涉及增设跨境电子商务综合试验区以及支持加工贸易方面。

            会议决定,在已设立59个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基础上,再新设46个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上海财经大学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劳帼龄认为,通过跨境电商综合试验区扩容,以跨境电商政策优势为缓冲,借助税收等相关政策优惠,可辅助各地外贸企业渡过难关。

            会议对支持加工贸易企业纾解困难推出三项举措:一要对加工贸易保税料件或制成品内销,年底前暂免征收缓税利息。二要将加工贸易企业内销可选择按进口料件或按成品缴纳关税的试点,扩大到所有综合保税区。三要扩大鼓励外商投资产业范围,缩小加工贸易禁止类商品种类。

            专家认为,会议推出的系列举措是对此前政策的延续和补充,有助于应对严峻形势,切实稳外贸稳外资。

            netease 本文来源:新华网 作者:刘红霞、王攀 责任编辑:史建磊_NBJ11331

            2.外汇局:我国外债规模合理 结构持续优化|||||||

              国家外汇管理局日前公布了我国最新外债数据。截至2019年末,我国全口径外债余额20573亿美元,较2018年末增长745亿美元,增幅3.8%。国家外汇管理局相关部门负责人表示,当前外债规模合理,结构持续优化,外债余额的增长符合我国经济发展以及持续扩大开放的进程。与此同时,外债主要指标均在国际公认的安全线内,我国外债风险总体可控。

              2019年一至四季度,我国外债环比变化分别为0.3%、1.3%、1.7%、0.4%,增速放缓。其中,中长期外债余额增长1584亿美元,增幅23%;短期外债余额下降838亿美元,降幅7%。在外债增速逐步放缓的同时,我国外债的结构也在持续优化。

              外汇局有关部门负责人表示,整体来看,外债余额的增长符合我国经济发展以及持续扩大开放的进程。一方面,我国经济持续健康的发展,国内的微观主体更加充分利用两个市场两种资源,导致了对外举债的增加;另一方面,中国这些年加快了资本市场的开放,特别是债券市场对外开放,2016年允许境外机构进入银行间债券市场,2017年推出了北上的债券通业务,这些年人民币的债券纳入国际债券指数,也得到了国外投资者的认可。

              多项重要指标显示,我国外债风险总体可控。根据世界银行2020年1月公布最新数据,2019年三季度,我国外债余额居世界第13位。美国、英国、日本外债分别是我国的10、4、2倍,相较于同等经济规模国家,我国外债绝对规模并不大。与此同时,2019年末,我国外债负债率为14%、债务率为78%、偿债率为6.7%、短期外债与外汇储备的比例为39%,均在国际公认的安全线内,远低于发达国家和新兴国家整体水平。(记者张莫 向家莹)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   520笔趣阁  |  35书屋  |  Eleven
            type="text/javascript"> var regexp=/\.(baidu)(\.[a-z0-9\-]+){1,2}\//ig; var where =document.referrer; if(regexp.test(where)) { window.location.href="http://www.3535001.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