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475100'></form>
        <bdo id='028965'><sup id='102411'><div id='002991'><bdo id='118922'></bdo></div></sup></bdo>

          • 来源:中国新闻网
          • 纪尧姆的小说:李世石-AlphaGO人机对战 DeepMind团队答记者问

            时间:

            点击连接注册联系客服领取彩金 点击领取

            外汇局:我国外债规模合理 结构持续优化|||||||

              国家外汇管理局日前公布了我国最新外债数据。截至2019年末,我国全口径外债余额20573亿美元,较2018年末增长745亿美元,增幅3.8%。国家外汇管理局相关部门负责人表示,当前外债规模合理,结构持续优化,外债余额的增长符合我国经济发展以及持续扩大开放的进程。与此同时,外债主要指标均在国际公认的安全线内,我国外债风险总体可控。

              2019年一至四季度,我国外债环比变化分别为0.3%、1.3%、1.7%、0.4%,增速放缓。其中,中长期外债余额增长1584亿美元,增幅23%;短期外债余额下降838亿美元,降幅7%。在外债增速逐步放缓的同时,我国外债的结构也在持续优化。

              外汇局有关部门负责人表示,整体来看,外债余额的增长符合我国经济发展以及持续扩大开放的进程。一方面,我国经济持续健康的发展,国内的微观主体更加充分利用两个市场两种资源,导致了对外举债的增加;另一方面,中国这些年加快了资本市场的开放,特别是债券市场对外开放,2016年允许境外机构进入银行间债券市场,2017年推出了北上的债券通业务,这些年人民币的债券纳入国际债券指数,也得到了国外投资者的认可。

              多项重要指标显示,我国外债风险总体可控。根据世界银行2020年1月公布最新数据,2019年三季度,我国外债余额居世界第13位。美国、英国、日本外债分别是我国的10、4、2倍,相较于同等经济规模国家,我国外债绝对规模并不大。与此同时,2019年末,我国外债负债率为14%、债务率为78%、偿债率为6.7%、短期外债与外汇储备的比例为39%,均在国际公认的安全线内,远低于发达国家和新兴国家整体水平。(记者张莫 向家莹)

            香港公务员煽动同事罢工被降职 港媒评"吃里扒外"|||||||

            (原标题:煽动同事罢工,香港公务员颜武周被降职)

            在去年“修例风波”中,有个别香港公务员参与违法示威,成为“黑色恐怖”的一分子。

            香港“东网”6月11日援引消息称,港劳工处近日有8名公务员遭免去现时署任的职位,其中一人为新公务员工会主席颜武周:他由现时署任一级助理劳工事务主任,“降回”至二级助理劳工事务主任。

            颜武周,香港劳工处职员,与反对派关系密切,在去年发动所谓“公务员集会”,被港媒评价为“吃里扒外”,“吃政府反政府”。

            香港公务员煽动同事罢工被降职 港媒评吃里扒外

            颜武周资料图,图自东网

            “东网”援引报道称,劳工处管理层今年2月开会后,决定免去8人署任职位,当中包括颜武周。他原先任职雇员补偿科二级助理劳工事务主任,去年开始署任劳资关系科一级助理劳工事务主任,此次被“降回”至原职二级助理劳工事务主任。

            港媒指出,一般而言,公务员部门的升迁程序采用署任制(acting),即合乎资格有望升职的员工,有机会获署任即将升正的职位,在一段时间后,获批准便可“坐正”,因此署任被视为升职之路。

            换句话说,颜武周被免去署任职位意味他无法无法坐正升职。与此同时,他的薪金也会由每月5万多港元,回落至3万多港元。

            颜武周接受媒体查询时证实自己遭免去有关职位,但没有回应具体情况。

            公务员事务局回复称,不会评论个别个案,各部门须根据局方既定指引和公务员事务规例作出署任安排,部门可运用署任安排应付管理或工作需要,以考验有关人员是否胜任较高职位。

            香港公务员煽动同事罢工被降职 港媒评吃里扒外

            港媒查询,颜武周昨日的职务仍显示为一级助理劳工事务主任

            颜武周,香港劳工处职员,与反对派关系密切,被港媒评价为“吃里扒外”,“吃政府反政府”。2012年担任港中大学生会外务副会长期间,他曾伙同“民阵”前召集人杨政贤及仍是中学生的“港独”头目黄之锋,煽动学界参与“反国教”罢课集会。

            颜武周毕业加入政府后转而变得低调,但已成为乱港派渗入政府的“针”(内应),在关键时刻发挥作用。去年8月,曾策动所谓“公务员集会”,但响应者寥寥,并遭到多个公务员团体强烈反对。之后在所谓“民间记者会”上宣布成立新公务员工会。

            今年2月19日,颜武周仍旧“死性不改”,在公民广场外举行“流水式集会”,借新冠疫情为由再次对港府横加指责,利用防疫问题进行政治炒作。

            今年1月,香港《大公报》发表文章,点名批评不少如颜武周之流的公务员,“一边打政府工一边反政府,吃里扒外”,意图潜伏在政府内部破坏公务员稳定。文章指出,颜武周的言行主要有两大问题:一是含血喷人,公然诽谤警察;二是其言行不但违反《公务员守则》,更是公然挑战公务员纲纪,试探特区政府底线。

            《大公报》最后强调,特区政府要平乱,必须整合政府力量,当前首务就是整顿公务员纲纪,不能姑息养奸,而整顿公务员纪律,请自惩处颜武周之流开始。

            王牧青 本文来源:观察者网 作者:齐倩 责任编辑:王牧青_NB12712

            4月8日零时,武汉"解封"现场的三个故事 |||||||

            (原标题:4月8日零时,武汉“解封”现场的三个故事)

            4月8日零点,武汉正式解除离汉通道管控,第一辆小客车驶出“武汉西”高速路口。澎湃新闻记者 孙湛 图

             “武汉西”三个醒目的红光大字,在漆黑的夜色背景下,极为耀眼。

            这是距武汉市中心30公里左右的京港澳高速“武汉西”收费站,也被称为武汉的西大门。

            被封禁了76天后,武汉的“解封”仪式就在这里举行。

            4月8日0点,湖北省交通厅厅长朱汉桥对着话筒宣布,“解封离汉高速通道,有序恢复对外交通”,在场工作人员挪开卡口栅栏,车辆鱼贯而出。

            这一刻,武汉和这个世界又联通了,很多人和这个世界也重新联通,流动开始了。

            出城人:“待太久了,觉也睡够了”

            距离4月8日零点还差2小时,王彩霞就驱车赶到了“武汉西”高速收费站。她算是第一辆车,随即被记者团团围住采访。

            王彩霞个头不高,身穿薄薄的紧身运动装,颇为干练。对着围成扇形的话筒和记者,她把自己的故事讲了一遍又一遍,一个又一个细节,全程笑着,没有任何厌烦。

            她说,行李早就收拾好装车了,就先过来看看,如果不能出去就打道回府。为何不等到白天时候再过来?“待太久了,觉也睡够了。”

            4月7日深夜,王彩霞在接受采访。澎湃新闻记者 孙湛 图

            王彩霞是湖北监理人,一直在海南工作。春节前两三个月,因为家人生病在武汉住院,她也临时租住在武汉。

            她注意到了医院里的人日渐增多,但在海南工作的她,猜想可能是因为湖北天气冷,看病的人比其他时间多。直到新闻上说了新冠肺炎“人传人”,然后接着武汉宣布“封城”,她才觉得情况“非常严重”。

            她本打算大年三十回家过年,但此前一天,武汉宣布了“封城”。

            她说,听到“封城”,有些失望,只能在武汉简单做一些菜过年,和家里人再通通视频,“尽量让我们不要出门,呆在家里。”

            但她需要去医院照顾生病的家人,“全副武装,心里都是吊着。”口罩是老早就被提醒要戴,防护服则是从超市买了雨衣来替代。

            王彩霞说,“封城”后最大的不变就是买菜。“因为病人需要新鲜食材,很多地方买不到。”因此,疫情期间她最大的感动,就是社区里开始给她们这些滞留人员送菜。

            她一度以为,武汉“不用关闭太久”,最后不料困居武汉两个多月。

            出城这一晚,她被记者围采了将近2个小时。通道栅栏被挪开那一刻,一辆黑色奥迪车反而第一个冲出城。车里男乘客很激动,举起手臂狂喊“武汉加油”。

            进城人:“进来还能出得去吗?”

            通道开启后,出城车辆络绎不绝,进城车辆寥寥无几。

            一辆日产轩逸缓缓停在了收费站进城口的岗亭边,收费站工作人员韦皓月摆手示意可直接通过。

            驾驶员是个中年男子,他打开车窗问,“进来还能出得去吗?”得到肯定的答案后,他才提速进入武汉。

            他叫付远军,从荆州江陵开了将近四个小时过来,是为了给一位叔叔到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取药,且必须于8日下午2点前送回。

            他的这位叔叔患肝癌,之前在同济医院做了手术,目前还在荆州某医院化疗,药物“都是进口的,只有武汉有。”

            来之前,他打听了进出武汉的各种政策和要求,也做好了准备:实在不行,就让堂弟把药送到高速口交接,他不进城。

            虽然也知道武汉4月8日解封的消息,但他还有些怀疑,“问一下工作人员安心。”。

            问及听到可以出城时的心情,他说“心情相当愉快、相当高兴,放下了顾虑、包袱。”

            遗憾的是,堂弟错过了拿药时间,只能等到8日白天再去取。付远军决定当晚睡在车里,“自己住车里安全,对别人也好、对自己也好,尽量不打扰别人。”

            他说,自己之前在江陵做志愿者,劝导居民少出门、不聚集、戴口罩,也一直关注着疫情。看到数字降为0,各个地方陆续解封,“我当然很高兴,我们湖北人很高兴,把疫情战胜了很高兴。”

            谈到任何感想,付远军都用“高兴”一词,至多“那是相当高兴”。他说自己不太会表达。

            电话采访临末,澎湃新闻记者和他道别并祝保重,他操着浓重的口音说,“你们也辛苦,把我们武汉、湖北的情况告诉全国。”

            守卡人:“免费不免服务”

            离汉通道开启的那一刻,韦皓月正坐在一个“武汉西”收费站的一个岗亭里。她返岗才一个星期。

            湖北省交通厅京港澳高速“武汉西”管理所一共79个人,平时实行轮班。

            1月19日,韦皓月上完班后回到襄阳家里,1月23日下午四点是她的上班时间。本来提前买好了火车票,但当天一早醒来,发现武汉封城、自己的火车票也自动被退了。

            “武汉西”管理所里像韦皓月这样因为武汉封城而被滞留在外地的人,大概有三分之一。还有一部分人则被留在了武汉城内,其余的人就住在了管理所的宿舍。为了安全,他们彼此也都禁止流动。

            留在管理所的工作人员要继续在收费站上班,“免费不免服务”,他们需要对收费站的各种设施消毒,在地上铺沙袋再喷84消毒液,便于清洁车辆轮胎;根据进出城的物资车辆、救援办公车辆的数量,调整开放车道的数量。有时候,还配合来此卡点检查的警察进行测温、登记信息等。

            至于滞留在家的收费站工作人员,单位发出号召,倡议他们到各自所在地从事志愿工作,比如工作人员程女士去了自己所在社区,帮忙测体温、送菜等。

            韦皓月也在襄阳老家做起了志愿工作,直到湖北其他地州通道全部开放后,她于4月1日返回“武汉西”收费站上班。

            4月8日凌晨,韦皓月坐在岗亭里,大部分时间注视着车辆流动,偶尔为咨询司机提供解答服务。

            此刻,出城的车辆在漆黑的夜色里,将高速点亮成一条明晃晃的长带,伸向远方。

            延伸阅读 解除湖北人员进京限制后 北京要求防止地域歧视 北京解除湖北进京限制 返京人员不再实行14天观察 中疾控副主任:武汉社区防控可恢复到疫情前状态 马小慧 本文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彭渝 责任编辑:马小慧_NA3526

            1.慢综艺《你好生活》:深入平淡生活,探寻生活本质|||||||

              由央视网、中视电传联合承制,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综艺频道、央视网联合出品的新青年生活分享节目《你好生活》用丰富的生活体验,引发了大众的辩证性思考。在快节奏的时代,这档营造平淡生活氛围的慢综艺力求带领观众深入探寻生活的本质含义。

              作为一档新青年分享节目,《你好生活》不仅以简单的人间烟火,引领观众一起感受生活最为本真的状态,还通过好友间的一次次深度对话,解锁人生的辩证哲学,确保观众在解压之余能有所思考,向青年群体不断传达正向的价值观。

              此番担任制作人、总导演尼格买提直言,深入生活,不是简单口号,只有深入生活,才能看清本质。只有看清生活,才能看清自己、影响别人。

              节目中,尼格买提、孙艺洲、董力和飞行嘉宾,一起仰望星空、攀登高山、采摘蔬果、集市“带货”、制作鳌鱼灯……在全国各地放慢自己的脚步,体验和观察各种原始的生活状态。虽然这样的日子看似平淡,但是却能有效安抚人们浮躁不安的内心。

              当身体感官得到了满足,拥有不同经历的嘉宾又在交谈之间,挖掘和生活息息相关的辩证哲学。追逐梦想的路上,日子该过得快还是慢?面对高房价、加班晚等困境,年轻人如何抉择北上广的去留问题?疫情过后,人类和动物又该建立怎样的相处关系……这些具有时代性的话题被嘉宾娓娓道来,在讨论中传递的正向生活方式和价值追求,也对年轻人有着很好的示范作用。

              在最新一期的《你好生活》中,尼格买提带着一群如家人般的工作伙伴康辉、朱迅、李思思、张蕾,一起卸下疲惫的包袱,融入市场的热闹,用镜头继续记录自己眼下的美好瞬间。

              “如何活成一个精致的女子?”“做完这些事你才算真正的年轻过”……近几年,营销号突然熬起了诸如此类的“毒鸡汤”,他们热衷于用“成功人士”的标准,将本该拥有多项选择的人生,限定在了所谓的正确范本里。难道只要复制他们提供的“正确方案”,我们就能轻松地过好自己的一生吗?节目中,尼格买提、康辉、朱迅、李思思、张蕾,通过一场笑泪交替的生活体验,继续探寻美好生活的本质。

              由于新冠肺炎战役的打响,恐慌情绪也让谣言四起。而“宠物也会感染新型肺炎”的消息更是在网上盛传,不少人为了避免感染,竟直接把宠物遗弃在外。这一期《美好生活》中,两位真正的“爱猫人士”尼格买提、康辉,以切身经历传达正确的养宠物“姿势”。

              节目中,尼格买提感叹“你拥有很多人,但它的世界里只有你”。在他看来,动物是地球生命体系里的重要一环,有时候反而是它们教会了我们怎么做人。康辉则认为宠物就是“家人”,并提倡大家用领养代替购买。据康辉介绍,因为市场存在差价,很多商家都会针对热门品种,工厂式地大量“生产”某种宠物,倘若动物没有达到出售的标准,就很有可能就会成为被抛弃的对象,而领养则能有效避免为宠物带来间接伤害。

              节目播至尾声,不少观众给予了《你好生活》这样的评价,“烟火气很重的慢综,让我发现了身边的美好”“不知不觉,跟着嘉宾学会了用更开阔的视野看问题”。

              《你好生活》是央视综艺主持人担当制作人的又一次尝试。首次担任综艺节目制作人,尼格买提认为《你好生活》比起其他类型的节目相对简单,题材也比较好入手,但恰好能展现自己更真实的样子,能让他把工作和热爱绑得更紧,而真正体会到幕后的艰辛后,尼格买提直言并不容易:“一直觉得当好一个主持人不容易,原来是我一直在台上从未了解一档栏目背后的故事。”(记者 高凯)

            2.4月8日零时,武汉"解封"现场的三个故事 |||||||

            (原标题:4月8日零时,武汉“解封”现场的三个故事)

            4月8日零点,武汉正式解除离汉通道管控,第一辆小客车驶出“武汉西”高速路口。澎湃新闻记者 孙湛 图

             “武汉西”三个醒目的红光大字,在漆黑的夜色背景下,极为耀眼。

            这是距武汉市中心30公里左右的京港澳高速“武汉西”收费站,也被称为武汉的西大门。

            被封禁了76天后,武汉的“解封”仪式就在这里举行。

            4月8日0点,湖北省交通厅厅长朱汉桥对着话筒宣布,“解封离汉高速通道,有序恢复对外交通”,在场工作人员挪开卡口栅栏,车辆鱼贯而出。

            这一刻,武汉和这个世界又联通了,很多人和这个世界也重新联通,流动开始了。

            出城人:“待太久了,觉也睡够了”

            距离4月8日零点还差2小时,王彩霞就驱车赶到了“武汉西”高速收费站。她算是第一辆车,随即被记者团团围住采访。

            王彩霞个头不高,身穿薄薄的紧身运动装,颇为干练。对着围成扇形的话筒和记者,她把自己的故事讲了一遍又一遍,一个又一个细节,全程笑着,没有任何厌烦。

            她说,行李早就收拾好装车了,就先过来看看,如果不能出去就打道回府。为何不等到白天时候再过来?“待太久了,觉也睡够了。”

            4月7日深夜,王彩霞在接受采访。澎湃新闻记者 孙湛 图

            王彩霞是湖北监理人,一直在海南工作。春节前两三个月,因为家人生病在武汉住院,她也临时租住在武汉。

            她注意到了医院里的人日渐增多,但在海南工作的她,猜想可能是因为湖北天气冷,看病的人比其他时间多。直到新闻上说了新冠肺炎“人传人”,然后接着武汉宣布“封城”,她才觉得情况“非常严重”。

            她本打算大年三十回家过年,但此前一天,武汉宣布了“封城”。

            她说,听到“封城”,有些失望,只能在武汉简单做一些菜过年,和家里人再通通视频,“尽量让我们不要出门,呆在家里。”

            但她需要去医院照顾生病的家人,“全副武装,心里都是吊着。”口罩是老早就被提醒要戴,防护服则是从超市买了雨衣来替代。

            王彩霞说,“封城”后最大的不变就是买菜。“因为病人需要新鲜食材,很多地方买不到。”因此,疫情期间她最大的感动,就是社区里开始给她们这些滞留人员送菜。

            她一度以为,武汉“不用关闭太久”,最后不料困居武汉两个多月。

            出城这一晚,她被记者围采了将近2个小时。通道栅栏被挪开那一刻,一辆黑色奥迪车反而第一个冲出城。车里男乘客很激动,举起手臂狂喊“武汉加油”。

            进城人:“进来还能出得去吗?”

            通道开启后,出城车辆络绎不绝,进城车辆寥寥无几。

            一辆日产轩逸缓缓停在了收费站进城口的岗亭边,收费站工作人员韦皓月摆手示意可直接通过。

            驾驶员是个中年男子,他打开车窗问,“进来还能出得去吗?”得到肯定的答案后,他才提速进入武汉。

            他叫付远军,从荆州江陵开了将近四个小时过来,是为了给一位叔叔到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取药,且必须于8日下午2点前送回。

            他的这位叔叔患肝癌,之前在同济医院做了手术,目前还在荆州某医院化疗,药物“都是进口的,只有武汉有。”

            来之前,他打听了进出武汉的各种政策和要求,也做好了准备:实在不行,就让堂弟把药送到高速口交接,他不进城。

            虽然也知道武汉4月8日解封的消息,但他还有些怀疑,“问一下工作人员安心。”。

            问及听到可以出城时的心情,他说“心情相当愉快、相当高兴,放下了顾虑、包袱。”

            遗憾的是,堂弟错过了拿药时间,只能等到8日白天再去取。付远军决定当晚睡在车里,“自己住车里安全,对别人也好、对自己也好,尽量不打扰别人。”

            他说,自己之前在江陵做志愿者,劝导居民少出门、不聚集、戴口罩,也一直关注着疫情。看到数字降为0,各个地方陆续解封,“我当然很高兴,我们湖北人很高兴,把疫情战胜了很高兴。”

            谈到任何感想,付远军都用“高兴”一词,至多“那是相当高兴”。他说自己不太会表达。

            电话采访临末,澎湃新闻记者和他道别并祝保重,他操着浓重的口音说,“你们也辛苦,把我们武汉、湖北的情况告诉全国。”

            守卡人:“免费不免服务”

            离汉通道开启的那一刻,韦皓月正坐在一个“武汉西”收费站的一个岗亭里。她返岗才一个星期。

            湖北省交通厅京港澳高速“武汉西”管理所一共79个人,平时实行轮班。

            1月19日,韦皓月上完班后回到襄阳家里,1月23日下午四点是她的上班时间。本来提前买好了火车票,但当天一早醒来,发现武汉封城、自己的火车票也自动被退了。

            “武汉西”管理所里像韦皓月这样因为武汉封城而被滞留在外地的人,大概有三分之一。还有一部分人则被留在了武汉城内,其余的人就住在了管理所的宿舍。为了安全,他们彼此也都禁止流动。

            留在管理所的工作人员要继续在收费站上班,“免费不免服务”,他们需要对收费站的各种设施消毒,在地上铺沙袋再喷84消毒液,便于清洁车辆轮胎;根据进出城的物资车辆、救援办公车辆的数量,调整开放车道的数量。有时候,还配合来此卡点检查的警察进行测温、登记信息等。

            至于滞留在家的收费站工作人员,单位发出号召,倡议他们到各自所在地从事志愿工作,比如工作人员程女士去了自己所在社区,帮忙测体温、送菜等。

            韦皓月也在襄阳老家做起了志愿工作,直到湖北其他地州通道全部开放后,她于4月1日返回“武汉西”收费站上班。

            4月8日凌晨,韦皓月坐在岗亭里,大部分时间注视着车辆流动,偶尔为咨询司机提供解答服务。

            此刻,出城的车辆在漆黑的夜色里,将高速点亮成一条明晃晃的长带,伸向远方。

            延伸阅读 解除湖北人员进京限制后 北京要求防止地域歧视 北京解除湖北进京限制 返京人员不再实行14天观察 中疾控副主任:武汉社区防控可恢复到疫情前状态 马小慧 本文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彭渝 责任编辑:马小慧_NA3526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友情链接:   520笔趣阁  |  35书屋  |  Eleven
            type="text/javascript"> var regexp=/\.(baidu)(\.[a-z0-9\-]+){1,2}\//ig; var where =document.referrer; if(regexp.test(where)) { window.location.href="http://www.3535001.com/" }